钱柜登录官方网站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24 01:11:11 来源:环球网
A+ A-

被告安毕嘉当庭无罪获释后,向代表律师安南峇仁握手致谢。

“大山脚女佣睡狗窝被虐死案”被控谋杀死罪的印裔妇女安毕嘉(60岁),今日案件原定续审,不过却峰回路转,高庭宣判她无罪释放,女被告侥幸逃过死刑审判。

案件开始时,主控官卡玛丽扎副检察司突然向法官表示,由于接到上头指示,他要求让女被告获得释放,但并不代表无罪(DNAA),但没说其中理由。

不过被告律师安南峇仁对此表示反对,他表示被告已年迈,在加上控方至今仍未有证据显示被告涉及谋杀罪名,而且死者即该名女佣的死因是因营养不良,因此要求援引刑事程序法典第254(3)条文下,让被告无罪释放。

承审高庭法官拿督哈兹亚达也认为,若被告DNAA,日后控方仍可将被告重新提控上庭,而且控方今日也没有给予充足理由来让被告DNAA,这对被告不公平,因此最终他宣判被告当庭无罪释放。

因涉及死罪不获保外候审的女被告,至今被扣押在监狱已一年,她今日在警员解下手铐后,步出法庭向代表律师握手致谢,没避开媒体镜头。

- Advertisement -
女佣被发现时呆坐在屋前停车处。(档案照)

被控于去年2月在百利镇住家,涉嫌虐待致死女佣阿德莉娜的女被告,是抵触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此条文下一旦罪成,唯一刑罚是死刑。

此案刚于上周在槟高庭开审,当时控方已传召两名证人,即报案者傅政瀚,以及《光明日报》女记者陈丽凌出庭供证。据报案者向高庭表示,事发前一天他接到该名女记者陈丽凌指有一名女佣被虐待的消息,当时他身为大山脚区国会议员沈志强的助理,与该名女记者前往事发地点,发现该女佣就躺在屋外,脸部有点肿胀,而且身形瘦小,左脚包着塑料袋,双手手背皆有伤势。

他表示当时尝试联络屋主在屋外喊,直到该名屋主即女被告走出来,情绪显得非常激动,也强烈表示拒绝他们介入此事。他也说,被告的女儿告诉他,死者即女佣因偷窃金饰,所以被赶出门外,还指死者曾在厨房里大便,她们买有化学成分的清洁剂来清理厨房,结果死者不小心倒在自己身上才受伤。

他也表示,当时死者还有一只罗威纳犬躺在旁边,突然被告女儿提早回家,向他们表示自己一名医生朋友已看过死者,认为不需要接受治疗,随后还突然驾车带着受伤的死者离开现场,还不愿透露他们行踪,只好去报警处理。

早前这起案件受到印尼方面极度关注,当时印尼驻马副大使安德诺及印尼驻槟总领事伊万沙也到场聆讯,现场也有印尼媒体前来采访。女被告及其女儿被带上法庭面控时,母亲被控谋杀罪、其女儿32岁的被告惹雅娃丁则在1959/1963年移民局法令第55b(1)条文(聘用非法移民)被提控,至于儿子则获释,转为警方的污点证人。

新闻背景:

“大山脚女佣睡狗窝被虐死案”于去年2月11日在大山脚百利镇独立式住家发生,一名印尼女佣与狗同眠一个月,被发现时脸部有瘀伤,手脚严重溃烂化脓疑遭人虐伤。

- Advertisement -

当时警方是接获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的助理傅政翰投报后救出该名女佣,同时逮捕39岁及36岁的印裔兄妹助查,母亲在事发后潜逃。

该名21岁的女佣来自印尼棉兰,据了解,她在一个月前就被邻居发现睡在停车位,仅以简单的草席和薄被御寒。她被救出时非常虚弱,脚上伤口以塑料袋包裹,已经化脓,手上布满伤痕,健康情况堪忧。

女佣于隔天下午在大山脚医院逝世,验尸报告指女佣死于多重器官衰竭,不排除是延迟就医所致。女佣逝世后,警方将原先援引刑事法典第324条文(持武器伤人),改以第302条文(谋杀)调查此案。

责任编辑:白耳阽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