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登录官方网站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16 03:21:07 来源:环球网
A+ A-

  • 林玉唐慰问陈金枝。

  • 槟州林氏宗亲会慰问梁福源(左4)。

  • 林玉唐及林氏宗亲向往生者致哀。

  • 梁依琳在亲友陪同下,往屋内休息。

  • 林素丝前夫卢伟良抵达,在林素丝灵前致哀。

    - Advertisement -
  • 大马林氏宗亲总会一行人对林府及梁府失去至亲致以深切慰问。

  • 周五晚的丧府上,致哀坐夜的亲友们众多。

  • 梁嘉伦感谢日新独中校长陈奇杰的慰问。

  • 北海结缘队在林素丝灵柩前诵经。

(北海22日讯)“我的伤口还是会痛,现在还是有吃止痛药,身上的伤,止痛药能控制,但痛失那么多亲人的心里的伤,就真的不知要怎么止痛了……”

周五晚,在乐达园丧府里,梁福源向本报记者透露了自己的伤情,惟,虽然悲痛,他还是不停歇的招待前来坐夜致哀的亲友们,坚韧精神让人动容。

询及依琳及其6岁长子接下来的住处问题,他表示,将在周日办理完丧事后,再从长计议,他也认为依琳母子搬到威北平安村和家翁家婆同住,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彼此可互相照顾。

“依琳已经嫁出去了,我也不能要求她搬回来和我们同住,但如果她和孩子到平安村和家翁家婆同住,我也非常安心,我亲家的人非常好,依琳和他们同住,也可以好好地安胎;至于来回平安村和拉惹乌达打理服装店的业务,是远了点,但时间都是人自己安排的,早点出门,距离就不是问题。”

另外,他透露,其娘惹糕点制作,平时都有3名员工帮忙,因此,妻子去世后,其糕点制作,还是会继续,只是还没确定几时才开工。

大马林氏宗亲总会 妇女组青年团致哀

大马林氏宗亲总会、妇女组及青年团一行人,在总会长丹斯里林福山的带领下,从吉隆坡北上慰问,向梁府及林府致哀。

总会长丹斯里林福山、前任总会长拿督林家仪、顾问丹斯里林顺平、妇女组主任拿督林梅珠皆出席致祭,向林府及梁府家属表示慰问。陪同出席的包括槟州林氏宗亲会联合会副会长林祥泰,威省林氏西河堂署理主席林赐主,北赖林氏宗亲会署理主席林日梁,吉打九龙堂林姓公会会长林大强局绅,大山脚林氏西河堂主席林金钟,曼绒林氏宗亲会会长林书清及青年团、妇女组理事等。

曼谷爆炸案的罹难者林素玉生前是威省林氏西河堂妇女组副财政,另一位罹难者林素丝亦是威省林氏西河堂会员,其母亲陈金枝则是该堂妇女组顾问,素玉及素丝两人及母亲陈金枝活跃在宗亲会组织。

日新独中教职员旅台同学会 对梁嘉峻逝世感悲痛

大山脚日新独中教职员及台湾侨大日新旅台同学会代表也在周六上午抵达梁府,向梁府家属致哀,并对于梁嘉峻同学的逝世表示悲痛。

出席的包括日新独中校长陈奇杰,副校长陈淑瑛、以及教师及一批来自日新独中的学生,也即是梁嘉峻的学长。

据了解,梁嘉峻在台湾侨大就读一年,其间参与日新旅台同学会,也是该会的干部,同时也负责迎新周干部的职责。

他与其他同学是趁着暑假返回大马,却无奈不能与同学们一起回到校园,到淡江大学报到。

梁嘉峻的一些同学,也特地的从台湾到来,向梁府家属致哀。

另外,由于梁嘉伦也是日新独中的学生,因而与到来的师长相熟。他向父亲梁福源介绍其老师及学弟,并感恩他们的关心及慰问。

前夫与友人送别林素丝

曼谷爆炸案罹难者林素丝的前夫卢伟良,周五晚与友人驱车北上,周六中午抵林府,并在前妻灵前致哀。

卢氏说,前妻出事后,他与儿子卢品全于周二齐动身前往曼谷,在认尸时却没有办法看得清楚。

他说,他与前妻因为儿子的关系,经常都有联系。

卢氏是在周四返回新加坡,在周五下午与其他7位友人动身前来北海,并会留待周日林素丝举殡后,才返回新加坡。

亲友看林素丝遗照流泪

林素丝独子卢品全与外祖母陈金枝一起在灵前清理灰烬,令旁人看了也深感心酸!

林氏宗亲们到访慰问,尤其是妇女组同人们给予陈金枝的拥抱,对陈金枝而言是心灵上的抚慰。

祖孙二人也在周六上午10时的祭祀时,同在林素丝的灵前准备饭菜祭品,也顺道清理落在灵前的香灰。

这一幕幕,虽然互动不多,却叫旁人同感悲痛。一些到来的亲友,看到遗照时,也按捺不住心里的伤痛流泪。

林素丝 林素玉母子 避免冲犯分开举殡

林素丝和林素玉母子举殡日都在周日,惟为了避免冲犯,林素丝遗灵上午10时30分举殡,林素玉母子则是下午2时。

两个丧府都处在同一个住宅区的同一条巷,因此,凉棚距离逾50公尺,周五晚的坐夜人潮也非常多。经过家属商议,林素丝遗灵将在周日上午10时30分率先举殡,奉移至威中武拉必福德正神火葬场火化,当一切妥当后,下午2时才会进行林素玉与梁嘉峻母子的举殡仪式。

威省林氏西河堂予帛金 林玉唐连同宗亲慰问

槟州林氏宗亲会联合会主席丹斯里林玉唐周五晚也连同林氏宗亲们到丧府慰问,威省林氏西河堂则在妇女组主任林夤偲的号召下,对内筹集了一笔帛金予丧府,林素玉与胞妹林素美及母亲陈金枝都是该宗祠的活跃会员。

梁福源:太太打点一切 “她不在很不习惯”

“我的衣服、每天要吃的药品、平日的营养补品,都是太太在准备,现在,她不在了,我也不知道药物放哪里,该吃些什么药品。”

“我女儿有说有什么事情她们可以帮上,但我却不敢劳烦她们,她们心里也是非常痛心。”

忆及太太,梁福源双眼泪汪汪,并强忍内心的悲痛。

他说,平时衣食住行以及孩子们的一切,一向以来都是太太在料理,而今太太不在了,是极为不习惯。

他说,这几天的丧务,该做的该准备的,他都会奉行处理。但这一切之后,也就什么也没了。

说着说着,梁福源的伤感又涌了上来,在场的亲友们安抚下,他的情绪才平伏下来。

“任何事爸爸在” 梁福源叮嘱依琳照顾自己

“什么事情至少爸爸还在,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失去多位至亲的梁福源叮嘱着女儿梁依琳。

梁依琳在周六上午,一身黑素服出现在梁府,她抵达之后,先给阿姨致敬,在亲友的陪伴下,往母亲及胞弟灵前拜祭。

梁依琳举起双手合十之际,眼泪也流了下来。

亲友们担心其身体状况,依琳却表示想跟母亲说话。

双手合十高举在额前,梁依琳跟母亲说了心里的一番话。

陪伴在旁的父亲梁福源,眼看女儿痛哭伤心,也在旁多加安抚说,什么事情还有爸爸在,并要女儿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体。

- Advertisement -

两父女失去多位至亲,7人出游只有2人回家,这一切将造成父女两人心里至深的痛楚,旁人无法深切的体会。

两父女往后也只能互相依靠,互相鼓励及支持,继续生活下去。

梁福源也感叹说,他的人生路已过了一半,儿女们的人生才是开始。

责任编辑:谭蒌勘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