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登录官方网站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11 05:20:09 来源:环球网
A+ A-

参与恐怖组织的大马人中,75%透过网络招募。
参与恐怖组织的大马人中,75%透过网络招募。
槟城理科大学犯罪系副教授孙德拉穆迪:IS擅长利用网络宣教。
槟城理科大学犯罪系副教授孙德拉穆迪:IS擅长利用网络宣教。

(槟城3日讯)相较于其他恐怖组织,擅长宣传战的IS(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更容易在大马扎根立足,75%的大马籍IS分子是透过网络招募加入。

IS在近年崛起,吸引大批世界各地国民加入恐怖行列,联合国估计目前约有3万名来自近100个国家的公民越洋加入IS。报告指出,其中为65%外国士兵来自伊斯兰教合作组织(OIC)国家国民,而非伊斯兰国家公民则以俄罗斯及法国公民居多。

马来西亚籍公民在IS中的人数,排名第17,其中75%透过网络招募。目前,大马警方已在国内逮捕了192名涉及IS恐怖活动的男女,当中在吉打州占多数,共有35人落网,其中2人还是警员。IS 渗透马来西亚已是一个事实,并成为大马警方最新的一项挑战。

理大副教授:擅长利用网络宣教

槟城理科大学犯罪系副教授孙德拉穆迪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指出,IS成功招募世界各地国民成为士兵,主要是擅长利用网际网络和社交媒体宣传教义,以致吸引不少追随者。相较于老牌恐怖组织,如基地组织出现于网络尚不普遍的年代,IS 如今的宣传更容易传达到世界各角落。

- Advertisement -

“IS推出逾千个宣传短片,但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小部分,他们甚至疯狂的每月都使用社交媒体和网际网络,来宣传他们的极端想法。”

他也指出,无可否认,打着宗教旗号的IS的确容易吸引穆斯林的支持,尤其是IS本身所宣扬的奋斗目标与教义,是振兴逊尼派穆斯林、对抗其他派系尤其是什叶派的穆斯林,以及打击试图摧毁伊斯兰的异教徒敌人。

打“同情牌”招募穆斯林

他分析说,大部分的大马穆斯林为逊尼派,导致IS很容易打动他们,打着吸引教徒的“同情牌”来招募大马穆斯林。记者询及,政府是否应该禁止国人前往中东地区深造,以避免遭恐怖组织影响时,他不认为这个方法有效。

他指出,到其他伊斯兰国家深造的我国马来学生,并不一定会受恐怖组织影响。相反,在本地郊区或是在欧美地区的大马人,也有IS热衷分子。

不法分子利用宗教之名行凶

恐怖分子不能以种宗教、经济地位等来鉴定,因为他们均来自不同背景,所以身份标签并不是很好的做法。

各国政府在过去数十年里,使用各种方式如种族、性别、社会人口统计学等方式试图鉴定恐怖分子,但却发现这些方式收效甚微,这无形中易引发歧视及冲突。

基于刻板印象及媒体报道视野差异产生的认知谬误,使人容易认定恐怖分子均为宗教狂热分子。加上近10年来伊斯兰恐怖组织猖獗,使得民众错误认为伊斯兰提倡暴力,穆斯林均就是恐怖主义支持者,网络更流传“恐怖分子不一定都是穆斯林,但穆斯林一定是恐怖分子”,显示许多非穆斯林对穆斯林先入为主的观念。

对此孙德拉慕迪表示不认同,不该将阿拉伯人、穆斯林、或长满胡子者就认定为IS分子。他强调,恐怖分子的极端行径并非来自宗教的教育,而是不法分子“利用”宗教之名行凶。他表示,就连强调不杀生的佛教,也出了阿欣威拉杜(一名缅甸僧侣)的恐怖分子,曾大量对穆斯林迫害及展开种族清洗。

他表示,没有宗教会错误倡导世人,反之是恐怖分子滥用宗教之名来达成个人私欲。“IS就是一班假借伊斯兰之名行凶的暴徒,他们的所作所为已在破坏一个宗教。”

屠杀平民比例日渐增高

战争日常化,恐怖分子屠杀平民比例日渐增高。

相较传统战争中的交战疆域及敌我划分明显,恐怖主义的可怕则在于打破明显的疆域与身份将“战争日常化”,让战场发生在目标国家的日常生活中,把国民塑造成潜在敌人,使战争伤害变得防不胜防。

数据显示,全世界的恐怖袭击受害者在过去6年内以平民受害率最高,2013年至2014年之间,平民死亡率增加了172%,整体死亡人数自2000年来死亡人数翻了9倍。其中90%发生于2014年的恐怖袭击事件,均集中在伊拉克。大马人所遭遇的恐怖袭击如MH17事件、1973年的MH653事件、浦种酒吧等事件,受害者多为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孙德拉穆迪表示,恐怖分子最可怕之处是在于没有固定基地,意味着恐怖分子可能随时就在你我身边出现且生活着,直到袭击时才会显露身份,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家就该活在恐惧当中。他认为,就和其他曾遭恐袭的地区一样,人民的日常生活依旧要过。

“恐袭后不代表人民从此不踏出家门、不出国、不去上学、戏院等,就能躲开恐怖分子的攻击。一旦活在恐惧中就会形成阴影,让恐怖主义得逞。”

他认为,警民合作才是打击恐怖分子的重要方法,民众必须关心身处的社区及身边的人,一旦发现可疑之处便互相分享资讯,尤其是恐怖分子的知情者更必须提供线索。

恐怖分子可分为3大类

恐怖分子可分为3大类,即执行者、支持者和同情者。

孙德拉穆迪指,执行者即第一线的恐怖分子,主要负责袭击工作,如让自己成为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支持者则是幕后成员,主要协助招收成员、寻找营运资金,但从不走上前线,也不会公开露面。至于同情者则是认同该恐怖组织价值与思维,会主动为其宣传,或在得知该恐怖组织消息后知情不报。

他强调,如果知情者包庇恐怖分子的身份和袭击活动,无形中就会威胁国家安全,宛如同谋,上述任何类型的任何一个都理应视为和第一线恐怖分子一样恐怖。

大马防范性法律相当完善

- Advertisement -

为了防范恐怖主义蔓延,赞成警方拥有防范性法律的支持。

当记者询及,当前趋势是否应该为打击恐怖主义而扩大警权时,孙德拉穆迪不排斥这样的说法,并指大马现有的防范性法律其实相当完善,使得警方在打击恐怖主义时相当有利。

他赞誉,大马警方在反恐的工作上表现不错,使得大马得以免于受到更多的恐怖袭击。他也调侃强调自由人权的欧美国家,指欧美国家常指责大马的人权状况,尤其是针对大马的防范性法律指指点点。“但是你看看这些国家在受到恐袭后所推出的国土安全法,有哪些不是防范性法律?”

责任编辑:曲糊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