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登录官方网站 >国际 >“神灵”庇护的中国神山:日本人两次攀登失败,成为人类最后的禁地 ... >

“神灵”庇护的中国神山:日本人两次攀登失败,成为人类最后的禁地 ...

2019-08-06 04:08:10 来源:环球网
A+ A-

也许敬畏自然,人类才有希望。

探究东西文化,洞察差异化的世界

人类很想证明自己的伟大,喜欢挑战高度。

也许登上最高山峰时候,才觉得世界都在脚下。

世界上14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全都有人登顶。

但是有一座神山,人类却无法再登上去。

这就是中国云南的梅里雪山

最美的雪山

上个世纪30年代,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消失的地平线》中,描写一处人间圣地,这就是香格里拉。

她安详、宁静、神秘,令世人所向往。

在她的怀抱中,有一颗明珠,展示一种孤傲的美。这就是梅里雪山!

它位于西藏察隅县东部与云南德钦县之间。

它曾经被人赞为世界上最美的雪山。

梅里雪山的最高峰是卡瓦格博峰,海拔高度为6740米。

它被尊奉为“藏传佛教的八大神山之首”。

它也是藏传佛教的朝觐圣地,每年秋末冬初,数以万计的藏民口念佛经,绕山朝拜。

在他们心目中,卡瓦格博峰是保护神的居住地。

人类一旦登上峰顶,神便会离开他们而去,灾难将会降临。

所以,这是座神山,人类是不可能登上的,因为不能亵渎,否则就会付出代价。

事实上,是一场登山历史上的大灾难,让人真正认识了这座充满神秘力量的雪山。

莫名其妙的灾难

半个世纪以来,人类已经登上世界上8000米以上的山峰,然而却在只有海拔6740米的卡瓦格博下停下来脚步。

1902年至今,人类十多次攀登卡瓦格博峰,都以失败而告终。

特别是中日登山队的悲壮故事,更让人感受到这个雪山的诡异。

1987年8月,卡瓦格博峰山脚下的藏族村里,宁静被打破了。

村民好奇地看着一支队伍来到雪山之下,他们开着越野车,拿着各种仪器,进行科学考察。

善良的村民热情款待来自远方的客人,无论他们走到哪里,总有牛肉和酥油茶等着他们。

但是,他们想不到的是,这支队伍竟然是一个中日联合的登山队。

日本京都大学登山队是全日本最强的,不仅资金充足,队员包括多个学科的科学家,都有登山经验,他们联合中国登山队,要征服这个雪山。

他们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对卡瓦格博进行一系列的科学考察后,决定要在1990年登顶。

登山队部分队员合照,摄于1990年春季云南

这一下,在藏区惹起轩然大波,藏民们震惊了,这样的神山怎么能让别人登上去呢?

但是最后,几经协商,国务院批准了登山计划。

1990年12月初,他们开始登山,经过近一个月努力,总算在山上建立4个营地。

四号营地建立在海拔5900米的一个大冰壁前,从这里,中日队员准备第一次尝试登顶。

12月28日下午,5名突击队员已到了主峰山脊,海拔6470米,峰顶已在眼前,垂直距离只有270米了。

就在这时,乌云突然压来,气温急降,5名被困在狂风暴雪之中,迷失了方向,队员只能放弃登顶。

1990年登山线路,沿途修建4个营地。制图 / 小林尚礼

说也奇怪,晚上10点15分,风突然就停住了,突击队员侥幸安全地回到三号营地。

大难不死,又看清楚了最后的地形,他们觉得有了信心。

成千上万的藏民们也得知即将登顶的消息,愤怒了!

在喇嘛的带领下,他们开始祈祷:卡瓦格博,显示出你的神威吧,否则,我们就不再敬你了!

梅里雪山好像真听到了藏民的诅咒,从29号开始下暴雪,把三号营地死死封住,里面的17个人只能用对讲机与大本营联系。

到了1991年1月4日早上,天空突然放晴,一丝云彩也没有。

但是17队员(中方6人,日方11人),一夜之间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三号营地荡然无存。

图为2号营地,红圈内小点为临时三号营地。雪山脚下,渺小如蚁。摄影 / 段建新

中日最优秀的登山家丧身于此。

在救援中,侦察机拍到的照片,三号营地所在位置有的云团样物体堆积,估计雪崩。

事后发现的遇难者相机中,唯一一张三号营地照片

但那几天没有发生特大雪崩,有人认为是营地陷入了大裂缝。

至于这次山难事故的原因,莫衷一是,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为雪山风光激动的21岁登山队员笹仓俊一。雪镜反射着卡瓦格博主峰倒影。摄 / 段建新

不可思议的现象

搜救工作进行了十几天,最后失败,指挥部正式宣布17名队员失踪。

当1月22号救援队宣布撤离,大本营的附近发生了一起灵异事件。

一片几百年的冷杉林,竟然被一场雪崩气浪袭,那些粗大的冷杉树齐刷刷地被放到,一棵不剩。

当地老乡觉得也很奇怪,说这在登山队来临之前,从没有发生过雪崩,也从没有一棵树倒下。

藏民们觉得都在预料之中,说卡瓦格博觉得自己脸上痒痒了,轻轻挠了一下,登山队全军就覆灭了。

可17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逝去了,这对家属来说却是无法承受的痛。

遗体发现位置图。制图 / 小林尚礼

1991年5月,中日死者的家属前往云南德钦县祭奠。

仿佛是老天为难,车一到德钦,就下起鹅毛大雪,最后只能县政府派出的铲雪车开路。

家属们来到了飞来寺,当时天空阴霾,大雪纷飞,祭奠的人们悲痛欲绝。

他们跪在雪山前面,哭喊着自己亲人的名字。

这时奇迹发生了,卡瓦格博感动了,云雾散去,就像大幕被拉开一样,阳光普照,山顶金光灿烂。

家属全被眼前的美景震惊了。

仿佛是卡瓦格博掀开他的面纱,让家属看看这座埋藏在他们亲人尸骨的神山的真面目。

十来分钟后,云雾又遮盖了山峰,雨雪交加。

旁边的藏民都喊“神山显灵!”“神山显灵!”

以后,家属回忆这段往事说,虽然我们是普通人,也是唯物论者,但那天突然迸发的美丽让我震惊,更让我感动。

遇难者家属合影

卡瓦格博山难,是历史上第二大山难,各种传说也给雪山赋予一层神秘的面纱,让这场灾难闻名世界。

以后,中国登山协会接到了许多中外登山者申请,都想要征服这座山。

出于对死难者的同情,云南省为京都大学登山队保留了5年的首登权。

就在1996年,京都大学登山队在首登权期限的最后一年,再次进入卡瓦格博。

不能逾越的山峰

1996年,中日本登山队来到在当年17名遇难队员纪念碑前,长跪不起,立下誓死登顶的壮志,要完成勇士的遗愿。

1991年建于飞来寺的山难纪念碑

日方为了这次登山,得到从首相到民众的广泛支持,募集资金多于以前的数倍,甚至海视卫星通讯设备也用上了。

为了这一次,他们已经做了五年的精心准备。

可是,他们受到当地藏民的阻拦。

藏民们说,1991年以后,下过特大的冰雹,庄稼歉收,牲口跌死很多,这全是因为得罪了山神。

藏民甚至躺在路上,用身躯阻扰登山队前进。

即便登山队可以说服藏民,但却战胜不了那冥冥之中的神秘力量。

1996年2月1日,登山队终于到达了5年前四号营地的同样高度,胜利在望。

登山队的二号营地

但是,老天爷和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来自东京气象厅消息,将有一场巨大的暴风雪来临,队员问了中央气象台和云南气象台,预测一样。

队员们如同惊弓之鸟,丢下所有的东西,拼命地往大本营跑。

来时花了六天,跑回来却只花了一天。

刚跑回大本营,却同时接到三地气象站的预报,印度洋的暖湿气流把风暴云层吹走了,之后的天气依然晴朗。

此时,体力遭到重创的队员们,再也支持不住了,连精神也都垮了。

登山协作者正在运送物资

他们只能抱头痛哭,多年的准备、付出与牺牲就这样付诸东流。

他们再也不可能登顶了。

1997年2月《读卖新闻》记者告诉中方队员:“日本京都大学登山队将永远放弃梅里雪山。”

最后的信仰

这次登顶失败,围绕着卡瓦格博山的争论也越来越激烈。

山峰除了自然属性,是否也存在着文化的尊严?

对于登山界来说,登上雪山,这是一种体育精神,也能给当地带来巨大经济效益,而传说,只不过是神话和巧合。

而中日登山队员段建新在山难以后,却发生了改变,开始保护雪山。

他说:“雪山在藏民族的心目中是神圣的,是一种精神的象征、一种寄托,还有很多一种不能达成的愿望。……..在转山时,我们每个人都流泪了,那种感受不是伤心,是一种感动。你会一下子发现人的精神力量,你不会感觉孤单……”

2000年,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与当地政府召开了一次国际会议,呼吁尊重藏族文化,为人类留下这一永恒的净土,建议政府立法保护神山。

2001年当地人大正式立法,不再允许攀登卡瓦格博神山。

就在人们讨论保护神山的时候,1998年7月18日,在海拔4000多的夏季牧场,三个藏民看到了冰川上有许多彩色物体,原来是登山者的遗骸和遗物。

卡瓦格博用缓缓蠕动的冰川,把登山者还到了人间。

当藏人介绍神山时,由衷虔敬的手势。摄影 / 马锅头

没有人知道卡瓦格博是否有神灵,但是它成了藏民对自然的一种信仰。

也许敬畏自然,人类才有希望。

责任编辑:揭咪沫 CN037